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和堂情趣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误解方言〔原创〕  

2010-11-12 12:08:20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遛“乐购”

       时针指向18时,墙上挂钟里的那只小鸟照例钻了出来,开始“布谷布谷”地叫着,今天孩子要回来吃饭,我这个当老爸的和两位老人忙着檫桌摆盘、烹炒炸煮,不亦乐乎,等待“千金”归来。

       此时电话铃响,我过去拿起电话简单地应了一句,便撂下了话筒。正在厨房为孙女炒菜的爷爷大声地问我:“是不是小家伙不回来吃饭啦?”我回应:“孩子说下班后先去遛遛狗,晚一点回来。”老人答道“这孩子,下班不赶紧回家,还遛什么乐购呀?”乐购是位于我家附近的一家购物商场呵,老人家肯定是听差了。我笑着加大了分贝加以纠正:“不是去乐购,是去遛狗。”没想到老人却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对呀,你以为我耳朵有毛病呀,家里啥菜都有了,她还去乐购干啥?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我和老娘狂笑不止。

红烧“老鼠”

       我的一位朋友是上海人,其妻是天津人,多年生活在天津,娶妻随妻,朋友平日里多以不标准的普通话或天津话与妻交流。然而毕竟夫妻一场,加之单位里也有不少南方人,故尔妻子对节奏稍慢、通俗简单的沪语也还略懂一二。

       一次,朋友的父母从老家来津探亲,恰逢这位朋友临时出差,便由其妻张罗着一日三餐孝敬婆婆。也不知是北方的饭菜不适合口味,还是婆婆要有意难为媳妇,婆婆提出要吃“红搔咯苏”,媳妇惊谔,婆婆怎么要吃这个?恶心死了!然老人难得来一回,又不便深问。便揣着心跳,来到集市转了起来,半天也没见着卖“这个”的,无奈返家对婆婆说我们这里没有卖“这个”的。婆婆心想,偌大的天津没有“咯苏”?不可思议!这个媳妇也太小气了。随即气呼呼地拉起老伴到集市去买了回来,并亲自下厨“红搔”。媳妇见不得“这个”,老人一出门,她就躲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   饭菜上桌,老人和孩子开始大嚼,媳妇却呆呆的不敢动筷,目光不时地朝盘碗扫视,她暗想,那道恶心的菜怎么没有端上来呢?直到大家打饱嗝时,她才面对婆婆怯怯地问道:“您老人家做的红烧老鼠咋没有见着呢?”老人用筷点着那盘所剩无几的红烧茄子说:“迭额就是红搔咯苏呀。”啊?原来茄子就是“老鼠”呀?!两个孩子喷饭!

“生鱼”片

       自上次“刺身”(见鹦哥文《刺身拍案惊奇》)事件后,我对酒店餐馆的生鱼片问题有了警觉。

       那天,苏州来几个朋友看望我这个昔日的董事长,我请他们到开发区一家酒点小聚。出于礼节,我请客人点菜。没想到还真有一位与我有同样嗜好的哥们,他点了一份“刺身”。我示意他问清楚是不是三纹鱼生鱼片,随后便与友人叙旧。那哥们用夹带浓重苏州口音的国语问道:“是不是塞鱼披?”服务生笑答:“是的是的。”……

       谈笑之间,酒菜上桌,我特别注意了一下那碟曾让我上过当的“生鱼片”,然而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粉丝、菜花、木耳上面的几片红薯!客人面前不便发作,我微笑着看了一眼点菜的哥们,表现出了“董事长”的大度。那哥们也发现不对,大声叫来服务生问道:“这个不是塞鱼披,我要的是塞鱼披呀。”服务生拿腔拿调地学着那哥们的语音回答:“您问过我是不是‘塞鱼披’,我明确告诉您是山芋片呀,你们南方人不是把红薯叫山芋的吗?”朋友们大笑,我却又一次吃了个哑巴亏!

 

鹦哥原创作品

生活趣事〔原创〕 - 红嘴绿鹦哥 - 清和堂情趣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1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